发新话题
打印

[妙文摘抄] ◇心态修养◇[议论文] 一个借口的理由

分享到:

◇心态修养◇[议论文] 一个借口的理由

       我们现在的人对许许多多地影视剧都是不陌生的。从古装战争、武侠剧到近现代的战争、言情剧中,每每会有这样的镜头,面对血腥杀戮的恐吓、震慑,或在屠刀、枪口的死亡威胁下,我们的主人公会迈着沉稳的步法,目光坚毅地迎上前去。最初看到这样的镜头我们会为之担心、紧张,可当敌人的凶悍被那种大无畏的精神所摧垮时,便刀头垂下枪口转向,我们提着的心也就随之落下。可这样的镜头出现的多了,我们就会对这些镜头嗤之以鼻。也许是处在维稳和谐环境里久了,我们对视死如归的人没有了感觉,看到这样的镜头会有一些异样的情绪在里面。但是,这样视死如归的人是真实存在的,他们那凛然大义确实能够在恶劣的环境里改变一些事情。

       昂山素季这个名字,我们国人都不会太陌生。这是一位传奇女性,也是一位可敬的人物。她不仅具有天生的亲和力和勇气,还具有伟大的爱心和慈悲心。1989年当她第一次为选举造势而奔走缅甸各地的时候,反对她的政府执政者,开始围追堵截她。一天她在转移城市时,她和支持者被军人持枪阻路。面对军人的枪口她没有停止脚步,而且平静地说:“请让我们过去。”军人齐声高声警告说:“你再上前我们就开枪。”但是昂山素季依然没有停下脚步。最后高级军官却选择了阻止军人开枪并放行。事后有军人回忆说,当她迎着我们的枪口走过来时,我们从她的眼里没有看到一丝恐惧,有的只是仁慈、坚毅、信任。

       一个伟大的人的人格魅力,就是他伟大的财富。

       一天佛陀准备去摩竭陀国,结果走到迦叶山余连河边时天就晚了。他就走到了拜火教徒优楼频螺迦叶处请求借宿。优楼频螺迦叶对佛陀说,我非常欢迎您来到我这里借宿,但是我的家里到处都是拜火的道具不方便您住宿。再说我的居室里还有一条毒龙,我怕它会伤害您,所以就不能留您住宿了。佛陀恳求说请留我一宿吧,我实在没有去处了。最后,优楼频螺迦叶无奈地指着一间石室说,那你就住在那里吧,佛陀便愉快地走进了石室。的确石室内有一条毒龙。但是佛陀知道毒龙不会伤害自己的。因为佛陀清净无欲的心没有溢现出一丝一毫的恐惧和因恐惧产生的厌恶,善性更是盈满石室,那条毒龙一夜竟然没有任何动作。第二天天亮后,佛陀走出石室对着空旷地院落说,心清净则不被外物所害。后来发生的才是故事最精彩的部分,优楼频螺迦叶在佛陀的开示下,领着自己的五百门徒皈依佛陀,成了佛陀的常随众弟子。

       无欲则无惧,自然也能与人和物为善。

       我的说《老子》进行到第六章就停了下来,这一停就是一年。这一年来我一直想重新把说接续下来,可结果是随着阅读的深入,当初那种半瓶子醋的优越感完全被打碎了。越是静下心来阅读越发觉眼前都是一座座无法攀登的大山,就这样时间就在一天天地流逝中过去。有时冲动地再拿起笔想继续说下去,就会有一种莫名的恐惧和汗颜。前些日子听台湾易学老师曾志强讲易经,他曾言不学易经则无以为老子。我如醍醐灌顶,更是当头棒喝,遂又恶补易学的东西。《易经》系词里的,一阴一阳之谓道和阴阳不测之谓神。就这两句使我的恶补反倒更加看到了自己一些国学知识的匮乏和认清了自己的目光短浅以及胸襟的狭隘,不得不把心中最后一点狂妄自大给丢弃。可以说读老子已经陷入了一个无底的泥淖中无法自拔,欲罢不忍不能。最后为了对阴阳有进一步的了解,又开始了恶补《黄帝内经》,以前的随手翻番是不行了。没有仔细阅读以前不知道,以仔细阅读才发现,《老子》《易经》《黄帝内经》都是以阴阳为基础来讲天地人之间关系的。《老子》偏重于天人合一,人要顺天地之规律;《黄帝内经》则侧重于人要和天地和谐相处,顺应天地阴阳四时的变化;《易经》则是集大成的奇书。前者讲修炼,中者讲养生,后者是讲天地人和谐统一的门径。

       话题回到文章开始,为啥我要说这两个故事?起因源于《老子》第五十张和五十五章中的那几句:(五十)盖闻善摄生者,陆行不遇兕虎,入军不被甲兵;兕无所投其角,虎无所措其爪,兵无所容其刃。夫何故?以其无死地;(五十五)含德之厚,比于赤子。毒虫不螫,猛兽不据,攫鸟不搏。最初我读到这些总有一些迷茫或者说怀疑,这怎么可能呢?最近通过对一些佛教寓言的阅读和忽然记忆起从前读到的一篇文章,才明白唯善能创造人不可能相信的奇迹。下面就是我不自量力说《老子》初衷,也可以说是苦衷。

       有研究证实先秦的诸子百家风起云涌的时代,是中国五千年历史时期一个最好的时代。虽说战争频仍,吞并不断,杀伐不止,可那个时代的学术精神和创造精神,成为了中国历史之最,就连后来的大师频出伟人叠现的民国时代都无法望其项背。可随着奴隶制的解体,封建制的成熟,人的思想受到了制约,那个争鸣的时代就绝后了。到了封建制的中后期,百家已大多不复存在。支撑华夏文明的文化梁柱,就只剩下儒道两家了。

       儒家学说在历朝历代都有恢弘的时候,也为历朝历代的许多大家所推崇敬仰。儒学大师也是涛滚浪涌,层出不已。到了近现代儒学更是得风气之先,当时国军的许多将领都是儒将,他们的得失亦是得之于儒失之于儒。虽说当代儒学大师已是凤毛麟角,可政府对推崇儒学之力方兴未艾。

       《老子》是我国土著道教的经典,两千多年来有过辉煌也有过落魄。唐宋两代曾经达到了辉煌的顶峰。可几经沉浮到了“新时代”的今天,却呈现出了日渐落寞的景象。这不能不引起我们的警觉和深思。反倒是在西汉末年传入中国的佛教却发扬光大,大有掩盖道教光环的趋势。两千年来佛教兴盛繁华和凋零落寞交替循环,虽然又经过“三武一宗”的灭法,却元气未伤,根本犹固。在进入“新时代”的今天后更是遍地开花,信众遍地。个中缘由却没有人认真地反思一下(这样的反思文章我没有看到,也没有听说过)。叫好和鼓吹的文章和人众到是高手倍出和大师不断。就我的理解来看,道教在做宣传时没有投大众之所好所致,我们看看道家的追求就知道了。道家讲究的是修真养性,完善自我,最后返本归真;佛教虽然讲的是清净无欲,普度众生。却在不遗余力地宣传救苦救难和消灾灭难,并大讲特讲积善成德改变命运(在这里我没有丝毫诋毁佛教教义的意思,只是就事论事)。其实红尘中的芸芸众生,对修炼和成正果是不感兴趣的,对来生来世也不感冒。他们在乎的是平安富贵,无灾无难,改变命运。说白了就是只要这一世的福报就行。众生都是在名利欲的迷局中挣扎和拼搏,难免有三灾六难,现在有了能消灾灭难,保佑平安的大哲出现,趋之若鹜就是很正常的了。现在的某些佛教徒和寺院恰恰就迎合大众的趋求,更是大讲特讲救苦救难、消灾灭难,积善成德改变命运。同时,被汉化的佛教也已经成为了我们的一门精深的国学。

       随着文化快餐的兴起和各种所为文化观念的时新日异,国学正越来越被国人忽略。就我们历史教科书里的那点东西,也越来越寡淡了。重兴国学是用任重而道远来比喻,都是轻描淡写地。绝对可以用危机重重,灭顶之灾就在眼前来说明。再不进行有效救治,国学真的就会消亡。这不禁使我想起了民国时期的那些国学大师,他们都能独当一面甚至是几面。浮躁功利的文化氛围,注定是要我们抛弃踏实的国学精髓,而关注和追随功利主义的动向。

       今天必须要有一大批甘于寂寞,甘于孤独的人来对国学的重兴鼓吹和担负起责任来。并把国学在新的时代发扬新的光大。

       今天的我已经深切地感受到国学底子的瘠薄,现在奋起为之已经很晚了,可是我还想在生命的暮年做点什么。但愿补缀国学经典知识会成为我的一个阅读常态。我也希望所有人都能够,为国学的重兴进一份力。

TOP

分享到:
必须要有一大批甘于寂寞,甘于孤独的人来对国学的重兴鼓吹和担负起责任来。
竹林青青万古悠,笛韵声声叹思愁;待等林间把酒时,奏起华章赠良友!
http://i49.tinypic.com/snm1jb.gif
请大家多多支持论坛发展,常来论坛看看!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