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叙事抒情] ◇抒情散文◇[抒情文] 妖孽,别跑

分享到:

◇抒情散文◇[抒情文] 妖孽,别跑

  (1)


  “极简的外表下,是极骚的灵魂。”“说的就是你。”女儿来微信,和我越来越没界限了,真是长大了。

  瞪着配的图,半天才反应过来,哦,换被套呢。问题是她洗得干净么?我表示深深的怀疑。

  妖孽去杭州学习快两个多月了,每周有一天时间休息,也只有这天能拿到手机和我们联系。在家嫌弃,走了还那么招人嫌弃。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打地洞。好吧,这绝对是我亲生的,我是我妈亲生的,我妈是她妈亲生的,这没毛病。

  没一会儿,她又钻了出来,发了个叹气的表情包,截图了和她爹的对话,她爹第一时间问候了句“还活着呀?”

妖孽用怀疑的表情瞪着她爹,诶,发现表情包是她老师,这妖孽,没大没小,咳咳。

  “老娘,你确定我是他亲生的。”

  “嗯,我想想,那几年,除了隔空对焦焦迷五迷六的,还真没花心第二个。”我一向老实。

  “你看看你,什么眼光,怎么会看上这么个“二流子”,看那衣服,真是越来越骚,还有图案了。”

  “哈哈哈哈哈”我笑抽。

  “你也不找个高大威猛帅气的,你看看他那身材,再看看我。”

  “瞎说,挺美的啊,随我。”

  “你们的优点呢?优点呢?”

  “哦噢,下辈子注意,这辈子先凑合。”

  “你让我说些什么好。”

   看着妖孽凄凉的回复,我陡然间还真腾起那么一丝丝负疚,不对,我亲妈也没把我生成林青霞那样儿不是。

(2)


  闲着没事,和老爸老妈去爬山,采了些草药,回来时发现送我们的老弟没等我们,人和车一起失踪了。这村道,风景秀丽,空气清新,挺舒服的,懒得打电话,就走着吧!

  一路闲谈,路过张家大屋,张叔两口子正在菜地除草,老妈老远就大喊:“张癫,你们两口子又躲在那搞名堂哩。”

  张叔停下来,呵呵直笑:“该搞还是要搞的,你也不看看谁在面前,颠婆。”我傻乎乎直笑,用手掩起耳朵,“我没听见,我没听见。”

  “莫走啊,精怪,吃晚饭下。”张婶热情邀请。

  “有什么好吃的么?杀鸡还是杀鸭?”妈妈伸长脖子。

  “要得,讲真的哦,饭是有吃的。”张婶一脸认真。

  “算了,你那乌毛鸡,还是自己留着吧!杀了就没了。”

  “你真是个妖孽,”张婶佯装嗔怒,一脸嫌弃,又笑得灿烂。老妈做了个鬼脸,转身跟来。

   我半天没反应过来,啥意思?咳咳,万幸,万幸,当时我幸好控制住没问。

  “草没铲到根,不要等我来帮你铲哈”老爸诡笑着又突然来这一句,我到现在也没领会其意,只听到张叔笑骂连连,他们简直了,神交流。

   嬉笑声一直在身后延续,隔空对话越来越远,直到转过弯再也看不见人影,才发现,我笑僵了脸,害我揉老半天。

老远,就看见老弟的车停在村小卖部,走近,没打牌,但看他嬉皮笑脸,在撩妹呢,看我们来,那邪恶的笑愣是没完全收住。

   老幺坐店铺门口,看着老弟耍宝,一个劲儿憨笑,老妈热情邀请:“看你一个人,晚上去我家吃,省的费神弄了,”还顺带邀请了店里小妹,以为就此打住,那是太小看她的能耐了,她一路连蒙带骗,硬是给自己晚餐   拉了一大桌子客人。得了,晚上喝酒又有伴了,我站在空空的厨房,开始发愁,晚餐吃点啥呀?

   “这癫婆娘,老爸,你也不管管。”


(3)


   抵不住亲妹纸撅起的嘴巴,只差没掉眼泪的热情邀请。我们开上车,千里奔赴浙江,送上我们作为家人火一样的亲情,去温暖她土豪的寂寞,那被金钱包裹起来的可怜心灵。

   吃喝玩乐对她来说,从来不差节目,妹纸欢欣雀跃的计划着,可第二天预报的一个台风,就给我们激动的期待,浇了个透心凉。好吧,老天,我只服你。

   在家困了两天后,雨,没有停的势头。妹夫笑呵呵的安慰,“等着,过两天就好了,到时候我们去杭州,去北海,大姐,你就安心玩儿。”

   第三天,我实在受不了了,扯了俺家混蛋的耳朵,大声的说“我现在立马要去杭州,去西湖,找许仙。”

   被憋的更难受的妹纸听到了,一拍即合,立马扯了妹夫的耳朵。

   于是,两辆车,冒雨奔向杭州,还别说,雨中游西湖,还真是别样风情,空气好极了,雾里看花,雨打芭蕉。

   许仙是没看到,我们这些打伞的雌雄老幼白素贞,裹在大雨里,走到三潭印月,倒也心满意足。到底也是来了趟西湖呀。

   打道回府。乖乖,走到半道,太阳厚颜无耻的直接出来了,没一点征兆,啊!我失之交臂的雷峰塔啊!我们个个阴着脸发誓,我们一定会回来的。

   妹纸狠狠的说:“走,横店。”

   其实我对这些拍戏的人工仿真建筑真没多大兴趣,但来了,不走走也又是遗憾,在走了“明清宫苑”、“清明上河图”的部分景点后,就感觉审美疲劳,妹纸还热情邀请要去看新建的“圆明新园。”我直接求饶,孩子们也走不动了,于是诱惑她,“去梦幻谷吧!”

   “可以,可以。”我是害羞的,从来不下水,混蛋带着儿子,玩水上滑梯去了,妹夫也不想去,老爸老妈没见过这阵势,眼花缭乱,我们在岸上只顾追着孩子们跑,没想到,我家妖孽换上泳衣,身姿还挺美。

   “看,妖怪。”我们四个齐齐捂了眼睛,“亲妹纸,形象啊!”我妈看得发呆,她估计严重怀疑人生了。

     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妹纸欢蹦乱跳的已经拉了我家妖孽,闯进了“地中海海浪区。”

    看着她们的背影一步步深入,一个海浪毫无征兆的扑来,第一次,把她俩都给直接拍水底去了。

    人总是在失败中找规律的,第二次,在深入到一定距离时,妹纸拖了妖孽回头就跑,她用尽逃亡的力气,一边回头瞧一边又笑又喊,“来了,来了,”好不欢乐。那泳衣下大大的肥肚子,就那样毫无保留的迎着我们而来,在水面上下晃动,看得我们一阵目瞪口呆,后个个笑得缩成一团。

   混蛋拉了儿子正好路过,看看我们,再看看水里,直晃脑袋“啧啧,没救了。”

      我一脚过去,“快滚开,别挡着我们看妖孽。”

竹林青青万古悠,笛韵声声叹思愁;待等林间把酒时,奏起华章赠良友!
http://i49.tinypic.com/snm1jb.gif
请大家多多支持论坛发展,常来论坛看看!

TOP

分享到:
风趣 幽默,生活气息浓厚,充满温馨亲情。
竹林青青万古悠,笛韵声声叹思愁;待等林间把酒时,奏起华章赠良友!
http://i49.tinypic.com/snm1jb.gif
请大家多多支持论坛发展,常来论坛看看!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