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社会学问] ◇人生哲理◇[哲理文] 名字与绰号

分享到:

◇人生哲理◇[哲理文] 名字与绰号

名字与绰号


       早在古代人名字中,名字和性格与绰号总是相连的。比如说,罗贯中《三国演义》一书中的人物“张飞”是一员猛将,做事与打仗总是冒失的很,所以,在军营中人们送他一绰号“张三冒”。

在近代“文化大革命”中,那些又红又专的家庭,把自己儿女武装成革命小将,取其名曰:李文革,王文革,刘文革,用名字追寻“文化大革命”的步伐。

      在人民公社时代,“供销合作社”骄横一时。在“供销合作社”中,张主任,李主任,王主任应运而生。在国人五十至七十年代,物质匮乏的岁月,谁家的女人生孩子坐月子,都想托沾亲带故的亲戚朋友买几斤红糖,给女人饮茶活血化瘀曾加些营养,可是,这些商品物质是掏钱买不来的。

      泌阳县沙河店店供销社,有一姓崔的供销社主任,沾亲带故亲戚朋友都想托他买二斤点灯的“煤油”,“红糖”和“火柴”。崔主任看到站在身边的来者,气就不打一出来,苦瓜的老脸没有一点笑容。而是把黝黑的老脸拉的很长,陡的像老阴天似的说:这年月谁给你开后门的权利?“供销社”是全心全意为人服务的,以权谋私是违法行为。就这样找他买些紧俏的小商品“崔主人”又给你上纲上线,久而久之,亲戚朋友气的无奈便给他起一绰号“老阴天”。

     上世纪五十年代至七十年代,“高级社”,“初级社”,“人民公社”是红及一时的年代。在岁月的枷锁加压下,云梦山下的黎民百姓,绰号横生。由于这个年代老百姓饥饿食不果腹,众黎民百姓挖野菜,剥树皮,到河岸捡拾“鸿雁屎”捣碎搅拌做菜馍冲饥。读小学的张三妮把菜馍拿到学校炫耀。于是,大同学给他起一绰号“大菜馍”叫喊至今。

       有一母亲生了五个男孩,由于缺少粮食活命,在这个年代不要说细粮“大米”,“白面”就连五谷杂粮也不能糊口。这个五个孩子的母亲徒步到山里,挖山药,采野菜,为孩子充饥,在一次去山里挖野菜中跌落在山谷,摔坏了“锁骨”,幸被好心人救了性命。

连日来五个孩子的母亲把儿子送人的心病聚起,她给孩他爹商量好了,把四儿子送给了一远门亲戚抚养。孩子送人之后,孩子的养父为了感恩,送给孩子的亲生父母一白布袋,发霉的红薯干子。

月余这位母亲思儿心切,又把儿子抱了回来,从此发霉的红薯干子,换儿子的笑谈不胫而走。村子里人都叫这一男孩“红薯干”为绰号,叫喊至今。

       在清末民初的年代,土匪横生,老百姓天天跑反,民不聊生。绰号“崔二蛋”在泌阳的下牌寺,西北角的“角子山”盘踞,祸害百姓。烧杀抢劫这里的黎民百姓,就连孩子的哭闹,提起绰号“崔二蛋”来了,哭的哇哇叫的孩子就不哭了,可见土匪“崔二蛋”的绰号很是渗人。

     解放后这里的运动频繁,田地荒芜五谷不收,云梦山四野山民饥饿难耐。这里有一村庄郭姓儿女居多,郭氏的祖辈上几代人因土匪抢劫绑票穷了一代又一代人。至郭氏的这代人,又赶上国人吃“大食堂”儿孙又是不能填饱肚子。于是,祖辈给他们的儿孙起的名字都带有“粮”字,已示,粮食的珍贵,和无粮几代人的饥苦。

        郭氏祖上给他的儿女们起的名字还是蛮有意义的,大儿子——郭万粮,二儿子——郭满粮,三儿子——郭存粮,四儿子——郭全粮。无粮民不安,这就是郭氏名字意义的存在,和几代人不在挨饿的厚望寄托在儿孙的名字上。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泌阳县下牌寺乡的“计划生育”非常猖獗,黎民百姓为生孩子东躲西藏。铺天盖地的红布白字标语到处悬挂,口号喊的震天响,诸如,“引下来,留下来,就是不能生下来”。当有些违犯计划生育生下孩子之后,村官说:上面有政策,超生的孩子不分给土地,欲饿死超生的孩子。

      于是,村子里,超生的孩子都叫——黑孩。满村子里黑孩横起,“张黑孩”“李黑孩”“王黑孩”的绰号都叫喊起来……

人的名字与绰号与时代是相关联的,细心的品味社会底层的这些名字与绰号,也是有耐人寻味的一面。

TOP

分享到:
细心的品味社会底层的这些名字与绰号,有耐人寻味的一面。
竹林青青万古悠,笛韵声声叹思愁;待等林间把酒时,奏起华章赠良友!
http://i49.tinypic.com/snm1jb.gif
请大家多多支持论坛发展,常来论坛看看!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