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武侠仙侠] 神石之战(凭海风云后传)完整修订版

分享到:

神石之战(凭海风云后传)完整修订版

前      言


她是大明的寒玉公主也是天香阁的阁主,她有称霸武林的绝世武功和一统天下的才能,倾国倾城也无法描绘她绝世的容颜,只奈何于她只是一个女子,注定脱不开情丝缠绕。

他是江湖一浪子,若雪的白衣衬托着他若神的眼眸清俊的脸,然而这样一个本应风流儒雅的纤纤君子,却必须依靠黑暗的力量施展那令人生畏的暗夜之剑。
明朝后期江山不稳,蒙、满部落多次犯境,皇帝无能,百官欲请长公主寒玉回来主持大局,然而自从两年前清除魏忠贤一党之后,寒玉公主朱寒玉便不知所踪,天香阁也逐渐淡出江湖众人的视线。江湖盛传寒玉公主因其深得民心,虽为女儿之身却有治国之能,皇帝恐有则天再现之事,故暗中杀害了这位集美貌、智慧与武功堪称天下第一的美人,天香阁也因此衰败。


第一章  天香阁再现江湖



    传说女娲补天之时留下一块七彩神石于西昆仑山上,据说这块七彩神石吸天地之灵气,采日月之精华,拥有神秘异能,江湖中人无不心向往之,然而要想拥有这块神石并不容易,因为七彩神石是由女娲后人与金凤凰共同守护着的,要想得到神石首先要通过女娲后人与金凤凰的考验,然而这还不是最重要的,因为七彩神石的主人必须拥有艳惊视野的容颜,才能得到神石的认可。于是江湖上自认貌美者便决定前往昆仑山一试,然而却无一人回来。
    山路崎岖一青衫男子艰难的前行着,终于,山角处出现一座茶棚,青衫男子加快脚步向茶棚走云,他走进茶棚找了个位置坐下,这时他忽觉四周充满杀气,有几道犀利的目光投向自己,他向四周望去,邻桌是三个年轻女子,三人全部轻纱摭面,额头上有红色朱砂花型印记,一着黄衣,一着红衣,还有一个着水蓝色衣裙,三人以她为首。另一侧坐着一位俊朗的年轻人,这年轻人一身蒙古人打扮。茶棚主人是个妙龄少女,青衣布裙,很朴素的打扮。青衫男子向妙龄少女要了壶茶,他刚将斟满茶的茶杯送至唇边,一支玫瑰花飘飞过来击碎了茶杯。

“那茶不能喝。”红衣女子沉声道。
“唰!”的一声,那妙龄少女不知从何处抽出一把剑来直刺红衣女子。
“玲珑,你太多事了,以妙笔书生李逸风之修为岂会不知茶中有毒?”蓝衣女子广袖轻挥已与黄衣女子退至一旁。
“李逸风?”青衫男子不由一惊。那原本战在一处的红衣女子与那妙龄少女,身形也不由一窒,只有蒙族青年悠闲的喝着茶。
妙龄少女轻声笑道:“这么多俊男美女齐聚在我这小小茶棚,想必也是为神石而来吧?只可惜你们是没命见到神石了。”妙龄少女嘴上说着,手中的剑可没停下,继续与月玲珑战在一处,红衣女子月玲珑,手持一支红色玫瑰,身形翻转如罩玫瑰花雨之中。

妙龄少女话音刚落,小小的茶棚中竟出现了七名日本忍者。
“公主。”黄衣女子手握宝剑护在蓝衣女子身前,蓝衣女子秀眉微挑,水蓝色衣裙无风自动。
七名忍者不停改变方位,将众人围在当中。
妙龄少女越战越显不敌,于是对那七名忍者说了几句日本话,只见那七名忍者同时出招击向场中所有人,看来那少女是命令他们将众人全部诛杀。
蒙族青年挥拳抵挡着来自四周的杀气。
蓝衣女子站立不动任由黄衣女子为她抵挡杀气,红衣月玲珑欲抓住妙龄少女逼忍者住手,少女却似乎早已看出她心中所想一后退一面抵挡,只见她闪身的瞬间击碎了角落里的水缸,地面出现一个洞穴,少女纵身跳了进去,月玲珑也追了过去。黄衣女子回头望向蓝衣女子,见其表情淡然,便知月玲珑此去应无太大危险,便放下心来。
七忍者身形变换招招致命,李逸风四人虽武艺高强,却也不想为此消耗太多体力,蓝衣女子从衣袖中取出一支玉箫奏起一段悲伤的曲子。七忍者似乎受不了这悲伤曲调,动作略显迟缓,醉笔轻风见机会难得拉起蓝衣女子跃出茶棚向昆仑山方向而去。
“公主!”黄衣女子见蓝衣女子被人带走急忙追了过去。
那蒙族青年也紧随其后。
李逸风与蓝衣女子来到山林之中,蓝衣女子广袖一挥甩开了李逸风。

“失礼了。”李逸风抱拳施礼。

蓝衣女子也不理他,身形飘飞跃上树梢,如天外飞仙般在树间穿行,李逸风没想到此女子轻功如此之好,不由得也施展轻功跟了上去,女子转身望了过来,面纱却在此时掉落,李逸风看到一张绝美的面容,柳眉轻挑略显英气,一双杏眼似怒非怒,点点朱唇惹人怜,额上朱砂更显娇媚,这样的绝色佳人绝对是让人看上一眼就心生爱恋的。
李逸风怔怔的望着蓝衣女子,女子皱了皱眉,广袖一挥身子罩在一团雾气之中,一股掌风将李逸风震落树下。

“我不想杀你,你还是快些离开吧!七彩神石并不是你能拿得到的。”
李逸风稳住身形犹郁了一下道:“或许如姑娘所言,在下无缘得见神石,但是为救家妻性命我也只有一试。”
“你到有情有义,只是你若执意前行必定有去无回,即救不了你的妻子,自己也会赔上性命。”
李逸风:“姑娘若非小看于我?”
“并非我小看你,以你在江湖中的名气来看,武功相貌自然不差,只是你刚刚已经受了《碎心曲》的影响经脉大乱,后又受我一掌,早已元气大伤。”
“《碎心曲》?难道你是天香阁主?”



第二章 密室遇刘



月玲珑追踪青衣少女进入密道,如进迷宫一般,到处充满杀机,四周布满机关,青衣少女左拐右拐的不见了踪影,月玲珑被困在了密道 中,渐渐的空气越来越稀薄,她手中的玫瑰也逐渐萎,为了尽快走出密道月玲珑将内息调至最弱,并放出玉蜂寻找出路,终于路的尽头出现了一道门,月玲珑小心的推开了门,眼前是一间密室,密室中立着一座神像,一个黑衣披发的男人站在神像前。月玲珑正觉进退两男,那男人虽未回头却丢出一条索链将月玲珑锁住拽到了他的面前,月玲珑使出全力却挣脱不出,一身武艺似乎对这条索链起不到任何作用。
黑衣男子饶有兴趣的看着她,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月玲珑不满的怒视他,见那男人一身黑色长袍,一头长发披在肩上,虽不十分英俊到也还算俊朗。
“放开我!”月玲珑大叫。
男人微笑:“省点力气吧!你是逃不掉的。”黑衣男子托起月玲珑的下巴,看到她额上的花型朱砂印记,“天香阁的守宫砂?”
“别碰我!”
男人不理她,却取下了月玲珑的面纱,月玲珑虽不及寒玉惊为天人,却也风情万种,面似桃花。
“天香阁果然是个美人窝啊!”男人赞叹道。
“嚓!”一只金手镯尽过来,黑衣男子俊朗的脸上立刻出现了一道血痕。
抚着脸上的伤口,男人轻笑道:“月仙子果然不愧为第一暗器高手,佩服佩服!”
月玲珑皱眉:“你到底想怎样啊?”看来自己是中了圈套,早知道就不应该追来这里。刚刚偷袭没有成功,看来这个男人的武功应远在拢香之上。
男人耸了耸肩,“本来我以为来的会是朱阁主,不想竟是仙子你,既然如此,我就只好拿你祭神了。”
说到祭神,月玲珑才注意到那座神像,那是一座西王母的神像,看起来非常逼真,细看之下月玲珑才惊觉,这分明是用美丽少女的肉身而制成的。

“很完美吧?”黑衣男子很得意,“等到明天,你将取代她成为下一座西王母神像。”
“是吗?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月玲珑冷笑,“繁花坠影!”只见无数玫瑰花瓣将月玲珑拢罩其中,形成玫瑰花雨。
黑衣男子不觉皱眉,挥袖将花瓣打散,索链还在,月玲珑却已不见,地上有点点血迹。
“血遁术?哼!还没有人能从我刘星手中跑掉。”



第三章神石之战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七彩神石必为我所有,你若执意前行必死无疑。”朱寒玉冷冷的说道。
“人总有一死,只看值与不值。”李逸风淡淡一笑。
“好吧!命是你的,与我何干?随便你吧!能不能拿到神石,我们各凭本事。”
“公主!”黄衣女子终于赶了上来。
“各位又见面了。”蒙族青年也跟了过来。
“你干嘛总跟着我?”黄衣女子怒视那青年。
“微梦,我们走。”朱寒玉玉手一挥如飞天仙子一般飞向远方。
“哼!”微梦瞥了一眼蒙族青年,御剑面行追上朱寒玉。
蒙族男子向李逸风笑了笑,醉笔轻风点了下头,两人一同奔往女娲宫。
众人来到女娲宫,见女娲神像和凤凰神鸟像发出神光。
“这里很不寻常,大家小心。”李逸风提醒道。
“今日真是热闹,竟然有这么多人来闯关。”随着话音起落,女娲神像化为一位少女。
微梦上前施了一礼道:“这位姐姐可是女娲族的落樱姑娘?你御闯关,不知是如何闯法?姐姐可否告知?”
落樱嫣然一笑:“看来各位是有备而来,竟然知道我的名字。好吧!告诉你们也无妨,要取神石要先打败凤凰神鸟,之后子虚幻境将会开启。”
“通过子虚幻境便可以拿到神石吗?”李逸风问道。
“非也,并不是通过子虚幻境便可得到神石,而是只有在神石上显像的人才有资格成为神石的主人,不过子虚幻境虽为幻境却并非假像,各位请吧!”落樱转身又变回了女娲神像。
凤凰神鸟显现了出来,使得周围火花四射。
“大家小心。”李逸风提醒道。
四人相互对望了一下,“凤凰为火鸟,并不容易靠近,靠近会被烧伤。”寒玉说道,“你们退后。”
“等等。”李逸风见凝眸飘香想要一人独战金凤凰,忙叫住她。
“我有寒玉飞天衣护体,不会有事。”朱寒玉并没有回头。
她翩然飞向金凤凰,凤凰神鸟厉声鸣叫着,漫天的火光更盛,寒玉左手箫右手剑,舞出一串古怪的符号,身体在火光中旋舞着,便见片片晶莹的雪花出现在火光之中,神火与飞雪将女娲神殿映的通亮。
火光增加一倍,雪光便增加一倍,金凤扇动翅膀鸣叫着向寒玉撞去,寒玉急速后退,身形飘飞立与金凤身上,金凤凰用尽各种方法皆不能甩掉寒玉,只得臣服于她。
寒玉驾御金凤凰在空中盘旋了几圈,周围的景致突然变了。
“公主。”微梦叫道。
“子虚幻境开启了。”四人同时向四周张望。

第四章 子虚幻境


月玲珑虽逃出了密室却身受重伤,而密道又十分诡异,一时无法找到出口,她只能暂时找了个隐密的角落藏身,幸好随和,身带有天香阁雪仙子的灵药,不然一定会因施展血遁术失血过多而死。

寒玉环顾四周,发现自己已身处天香阁湘竹居的竹林中,一位白衣男子正在林间习武,竹叶翻飞的声音奏出一曲悠扬的乐音。
“陇首云天,江边日晚,烟波满目凭阑久。立望关河萧索,千里清秋,忍凝眸。杳杳神京,盈盈仙子,别来锦字终难偶。断雁无凭,冉冉飞下汀州,思悠悠……”男子吟唱着。
“暗想当初,有多少,幽欢佳会;岂知聚散难期,翻成雨恨云愁。阻追游。每登山临水,惹起平生心事,一场消黯,永日无言,却下层楼。”寒玉默默的念出了后半段。
“你来了?”
寒玉默默无语。

李逸风发现自己回到了清风镇的家中。
“相公。”一个蓝衣女子倚门而立。
李逸风愣了愣,“你是谁?”
女子轻笑道:“相公真会说笑,我自然是你的妻子寒玉啊!”
李逸风皱眉:“寒玉?你是寒玉公主?轻烟在哪里?”
“这里没有轻烟,只有寒玉。这难道不是你心中所想?”寒玉将飘带丢到李逸风脸上,妩媚的笑着,“你还愣在那做什么?还不快点进来,酒菜都为你备好了。”

微梦仿佛回到了皇宫,看到皇帝与大臣们正在商议让公主与蒙古王室和亲,他们无法容忍女子干涉朝政,更惧怕寒玉公主所带来的威胁。微梦决定代替公主前去和亲并趁机刺杀蒙古王,就在时机成熟她准备动手的时候,却发现与她和亲的蒙古王子不若就是在去昆仑山女娲宫时遇到的那个蒙古青年。

“昔日一别,不想竟与公子在此处相见。”寒玉,“我曾派人四处打探你的下落,却始终没有结果,想不到你竟在这子虚幻境之中。”




“你是金枝玉叶又是天香阁一派掌门,我不是过江湖一浪子,何德何能能得到公主如此错爱,我又怎敢有什么非份之想。”骄然叹了口气,“我在这幻境之中,如在天香阁一般,此情此景如有卿伴,又有何不好?”




“你自在此年华虚度,我又当情何以堪?”




“你若愿意,我们便在这做一对神仙眷侣,不再管江湖上的事事非非,朝庭上的大小事务。”




寒玉眉头一皱,指间青光一现,便见白衣男子胸前嫣红一片。男子抚胸道:“你是如何看出我不是骄然的?”


“骄然是不会说出不管江湖事非与朝庭事务这种话的。若真能放下,我们早已远走高飞。你究竟是何人?”


李逸风走进房里,桌上果然摆满了酒菜,寒玉嫣然一笑,为李逸风倒了一杯酒,笑盈盈的递到李逸风面前,“相公请。”


李逸风接过酒杯,一时无言,寒玉却翩然起身,“我为相公轻舞一曲,以助酒兴。”说着便见她玉箫在口,仙乐飘飘,身子轻盈如燕,旋转舞动中使她犹如天仙一般动人。李逸风不自觉的饮尽了杯中酒,寒玉便又为他续上,不知不觉,最终也不知饮了多少酒,迷迷糊糊中好像两个人一起倒在了纱帐之中。一抹轻烟的身影突然出现在李逸风的脑海中,他的心不由一紧,醒了过来。他发现自己睡在床上,身边并无他人,只是那淡淡的香气,又不免让他怀疑那梦的景像。


微梦在进入蒙古大帐拜见蒙古汗王时,本想动手刺杀老汗王,不想却被蒙古王子不若察觉了,不若拉起她的手向老汗王深施一礼道:“父汗,孩儿想携公主与大家一同欢庆。”
“哈哈!好,你们去和大家一起跳舞吧!”
不若一下抱起微梦,对她耳语道:“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若让人知道你不是大明寒玉公主,两国势必交战。”
微梦一惊,看向不若王子,不若王子却换上一张笑脸,向老汗王深施一礼,抱着微梦步出大帐。
一根发簪抵在不若疏狂的咽喉上,那是微梦的袖箭,不若遣退了随从,走到一处僻静处。
不若手一松把微梦放了下来,微梦的发簪却没有离开不若的咽喉。此时多数人都在广场欢庆两国联姻,守卫的人不多,不若看了眼那根发簪,笑着说:“谋杀亲夫啊?”
“我呸!”
“那么你想杀我吗?”不若依然笑着,“ 蒙古王室虽不像中原王室错综复杂,罕王却也不只我一个儿子。”
“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不若王子,蒙古王室第三子,大妃梦亦柔亲生,罕王嫡子。”微梦冷语道。
“你知道的还真不少。”
“我还知道罕王年迈,王室的一切事务都是由你全权负责,进犯中原也是你的主意。”微梦的发簪刺了下去。
不若没有躲闪只是后退了两步,发簪刺的不深,不足以致命,却也染红了衣领。“你想的太简单了,你不是寒玉公主,这已是挑起战事的理由之一,新婚之夜杀死丈夫,理由之二,我死后你若以不死,必将成为诸王侯争夺的对象,这些你想过没有?”不若疏狂握住了微梦持着发簪式袖箭的手,“若真想杀我,就用力的刺下去。不然,你就走吧!后帐有一匹马,你可以骑上它离开。”
微梦松开了紧握发簪的手,疑惑的看着眼着这个蒙古男子,她实在是读不懂他,承然,论武功他绝不是自己的对手,若要离开 没有人能拦得住她,可是自己这一走,蒙古更有了进犯中原的借口,到不如留下来监视他。

落樱注视着幻境中的四人。
寒玉和李逸风身边的景物不见了,“恭喜你们闯过了情之幻境。”落樱的声音响起。
寒玉环顾四周,见李逸风胸前嫣红一片,跪倒在地上,“难道……刚刚打伤的是他?”
“你还好吧?”寒玉轻声问道。
李逸风抬起头看了寒玉一眼,不觉想起幻境中的景象,心一阵刺痛,引起一阵巨烈的咳嗽。
寒玉摇了摇头走开了。
“微梦!微梦!”


寒玉的呼唤打破了情之幻境的平衡,微梦和不若只觉得一阵地动山摇。
“公主?公主!”微梦似乎听到了寒玉的呼唤,开始四下寻找声音的来源,一不小心掉进了地上的裂缝,不若动手将她拉了上来。

“他们应该是动了情。”落樱望着幻境中的境况说道。
“你的意思是他们会困在里面吗?”寒玉问道。
落樱淡淡一笑,“若能看破情关,他们自然能像两位一样走出来,否则就只有等待神石的主人出现,那时子虚幻境自会解除。”

寒玉回头看了看李逸风,沉思了一下,便走了过去,“先把这个吃了。”寒玉递给李逸风一粒药丸。
李逸风抬头看向她,没有说话。
“快吃下去,不然你会死的。”
李逸风迟疑了下。
“你既然想拿到神石,就不能死。”寒玉表情平淡。
李逸风想了想,便接过药丸吃了,那药丸入口有一股清香。

“这叫凝香丸,可以帮助你调节经脉。”

“为什么帮我?”李逸风问。
“我不想看到相爱的人天人永隔。走吧!神石还没有找到呢!”寒玉淡淡的说。

第五章 欲之幻境


寒玉与李逸风身处在一团雾气之中,看不清前方向,这时一个声音响起,“欢迎来到欲之幻境。”

“谁?”寒玉警觉的注意四周。
“我是欲望之神,我可以满足你们的欲望。”那声音说道。
雾气渐渐散去,呈现的是皇宫正殿。
“寒玉,我可以让你得到皇位,以你的能力完全可以成为一名风华绝代的女皇。”欲望之神的声音再次出现。
“我不想做什么女皇。”寒玉冷冷的说道。
“是吗?那真可惜。如果我告诉你明朝很快会灭亡,这样你会不会改变想法呢?”
“一个朝代的更替并不是一个人就能改变的,如果天意如此,即便我坐上皇位又能改变什么?”寒玉淡淡的答道。

“很好。那么这个呢?”宫殿不见了,一块玄冰立在寒玉面前。

“这是……”玄冰中站着一个人,“骄然?”寒玉眉头紧蹙,轻轻抚摸着玄冰。
“女人的一生无非是想得到幸福,而你既然放弃了成为第二个武则天的机会,那么幸福呢?”
“骄然!”寒玉望着玄冰泪光闪闪,眼睛重重合上道:“我必须拿到神石。”
“哦?权利你不要,爱情你也不要,那你要神石又有何用呢?”
“为了救人。”寒玉。

“嗯!那你呢?李逸风,我能让你得到寒玉公主。”

寒玉犀利的目光望向李逸风。

“我不能那么做。”

“哦?能够我拥有天下第一美人,可是所有男人梦寐以求的,你竟不动心?”
“我……”李逸风看了看寒玉,想起了情之幻境中的情景一时无语,良久方说道:“美人当前自然心动,但是我已有妻子。”
“那……如果没有呢?”欲望之神问。
“什么?”李逸风一惊。
“晏轻烟在你来到这里的时候就已经故去了。”
“什么?这不可能。”李逸风,“咳咳!”一口血喷了出来。
“你不相信?那看看这是什么。”一口棺材出现在李逸风面前棺木躺着一个年轻女子。
“轻烟,为什么?为什么不等我回来?”又一口鲜血喷出。“啊!”随着一声怒吼,判官笔已然脱手,舞的地砖乱飞,“咕咚!”一声李逸风重重的倒在地上昏死过去。
寒玉秀眉微挑,厉声道:“你若真是欲望之神便将他们救活,否则就出来与我一战,别像个缩头乌龟一样躲在角落里算计人。”
“呵呵!好大的口气啊!李逸风只是气血攻心昏过去了,骄然是食心蛊发作必须用千年玄冰冰封他体内的魔焰,至于晏轻烟,我就无能为力了,不过你们可以去鬼界碰碰运气。”欲望之神的声音响起。
“怎么才能进入鬼界?”寒玉问道。
“呵呵!你忘了这是哪里了吗?”欲望之神笑道。
寒玉柳眉紧锁:“子虚幻境?我懂了。”

第六章 幽冥鬼界


李逸风醒来的时候,身边一片幽暗,寒玉坐在一旁,身边放了一盏油灯。
“这是什么地方?”李逸风坐了起来。
寒玉看了他一眼,答道:“幽冥鬼界。”
“鬼界?”李逸风一愣。
“你我都还活着。如果晏轻烟还未投胎,你在这儿应该能够找到她。”
“谢谢你。”
“你如果没事了,我们就去招魂台吧!我已经打听过了,没有投胎的新鬼都可在招魂台上招唤出来,我们晚上去那看看吧!”
“好。”
傍晚两个人走出了这家名叫“半步多”的客栈前往招魂台。招魂台是处在六道轮回正中的一座平台,四周被黄泉和六个轮回隧道。寒玉招来火凤将两人驮到了招魂台。
招魂台六个角上立有六根缠满铁链的石柱,中间立有一口大锅。招魂台此时无人,寒玉让李逸风一个人站在前面,自己则靠着一根柱子休息。
“轻烟,你在吗?你若在这里,就请出来与我一见。”招魂台上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动静,李逸风的心沉了下去,黯然转身向寒玉那走去,却在此时一声轻柔的呼唤让他止住了脚步。“相公。”一个淡淡的影子出现在招魂台上。
“轻烟。”李逸风伸手想拉起晏轻烟的手,却扑了个空。
“相公,你我人鬼疏途,我现在只是一掬魂魄而已。我知相公真心待我,三年恩爱我已我怨,虽未曾与相公告别,我却也并无遗憾。”

“轻烟,跟我回去吧!等我拿到女娲神石,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晏轻烟却摇了摇头:“相公,我知道你们来此的目的,也知道你是真心想要救我出去,你们既然能找到鬼界来,也定能带我出去,可是我不能跟你回去。”
“轻烟?”李逸风诧异的望着晏轻烟。
“人之生死各安天命,天命如此人力怎可为之?也许女娲神石可以为我改天换命,却注定有违天意,必招祸端。相公还是回去吧!轻烟此生得相公如此爱怜已心满意足,它日相公定会另觅贤妻,轻烟已得阎阎君垂怜,明日便可投胎,轻烟与相公就此别过了。”晏轻烟对李逸风深深一揖,便闪身消失在夜色中。
李逸风还想说什么,晏轻烟却已消失不见,李逸风茫然的站在那里,轻烟不愿回去,自己即便拿到神石又有何用?他似乎觉得生无可恋了。一抹淡淡的青光在他身上突显,他想要追随晏轻烟而去。突然一束蓝色剑气飘射过来,阻止了他自断经脉。
“你又何必如此?”寒玉的声音传来。李逸风见她依然坐着,看不出是何时出手。寒玉突然起身,警觉的看向四周,“我们似乎被鬼差发现了,在他们赶到之前我们快些离开这里。”
李逸风摇了摇头,“我不走了,没有了轻烟,我要神石也没有什么用,公主快些离开吧!”
“你确定?”寒玉乘上火凤。
李逸风笑了笑。
寒玉驾御火凤在空中盘旋,“保重!”寒玉向仍站在招魂台上的李逸风御出了这两个字后便驾着火凤离开了。
李逸风后来就成为了轮回隧道的看守,这是后话了,放下他不提我们再说说月玲珑。

第七章 蟠桃大会


月玲珑被困在密道里想了千万种方法都没能走出去,这个密道就像一个迷宫,找不到出口,月玲珑逐渐意识到这个密道似乎是由某种阵法组成,她只有找出破解的方法才能走出去。
黑衣男子似乎派了很多高手搜寻她的藏身之处,都被她涉险躲过。这一日那些搜寻她的人似乎有了新的任务,全部身着华服或金甲由七名少女引领着,少女们或手持花蓝,或手持美酒、鲜果,似乎在庆祝什么。月玲珑趁机伏杀了一个身穿金甲的人,她将金甲穿在自己身上,尾随着这一群人。一路上又遇到一些形形色色的人,从他们的交谈中知道了他们是在举办蟠桃会,蟠桃会?难怪这些人打扮的奇奇怪怪,原来是在扮仙人,月玲珑跟随着队伍七拐八拐的又来到了那间密室。密室和上一次似乎有所不同,密室四周的机关开启,形成了一座宽阔华丽的神殿,神殿四周种满鲜花,殿中有一池清泉,泉中立有西王母像,神殿是摆了很多香案,上面放满美酒佳肴、各色鲜果,黑袍男子主位而席,身旁站着一位羽衣少女,那少女正是曾与月玲珑交过手的那个。

寒玉离开了幽冥鬼界本想回到欲之幻境带走骄然,子虚幻境中的景致却再次转换,寒玉来到一个仿如仙境的地方,那里开满奇异的鲜花,一群仙女在跳舞,见到寒玉,她舞停止了舞蹈,齐齐跪倒施礼称“娘娘!”

寒玉感觉这个地方虽然看似美丽,实则却非常诡异。
“娘娘!众仙家皆已到齐,蟠桃会是否开席?”一位绿衣仙女上前施礼道。
仙女们却仿若没有听见,“请娘娘沐浴更衣。”她们簇拥着寒玉来到一处殿宇,房间里有一池温泉,仙女们手捧凤冠霞衣,等待寒玉沐浴后更衣。
寒玉手指轻动,便池水翻腾,水花溅出,只见那些被水花溅到的仙女立刻变成了一堆白骨,连惨叫都未能出口。其她仙女却不为所动,依旧静立一旁。寒玉也不理会径自走出殿外,仙女们到也并不阻拦,只是跟在她身后,一路上见到寒玉公主的人都称她为“娘娘”。
“仙境、娘娘、蟠桃会……”寒玉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主子,西王母已到。”羽衣少女禀报道。
黑衣男子起身对众人道:“让我们恭迎西王母。”
“不必了。”寒玉步履轻盈的走了进来,身后跟随着众仙女。

黑衣男子微微一笑:“寒玉公主果然风华绝代不同凡响。”

“青鸟本为西王母座前神鸟,为西王母的使者,乃幸福鸟,你做为青鸟族的后裔,一族之他,只为一已之私,勾结倭寇,滥杀无辜,你可知罪?”寒玉傲然而立目视刘星。
“罪?哈哈哈哈!青鸟族世代臣服于西王母,为人间送去福祗,可是谁又关心过青鸟的幸福?不错,为了复活西王母我不惜任何代价。青鸟是西王母三滴血所化,因此也就拥有了等同于西王母的力量,你有自信击败我吗?”

第八章 青鸟一族


寒玉轻笑:“呵呵!你不是跟他们说我是西王母吗?既然我是西王母,那么你觉得我会赢不了你吗?你认为青鸟一族不幸福,那什么才是幸福?”
“我族臣服于西王母千万年,只求得以位列仙班,到头来却只不过是一只任人差遣的鸟而已,我不甘心,不甘心!”刘星说着,掌力如风袭向寒玉公主。
寒玉却并不躲闪,双手结了个法印立于胸前。躲在人群中的月玲珑却担心寒玉的安危,于是悄悄取了, 玉埙奏起《醉心曲》。
刘星眉头一皱,想不到这里除了寒玉,还有天香阁的人。他反手就是掌,击落了月玲珑的黄金头盔,一头秀发披垂下来。
“呵!原来月仙子也在这里啊!”刘星邪邪的笑道。
“心存邪念还妄想成仙?真是可笑。”月玲珑鄙夷的笑道。
“你在找死!”刘星闪电般的一掌击向月玲珑。
月玲珑忙集聚玫瑰花雨,却似乎慢了些,那闪电般的一掌眼看就要击中她了,就在这时寒玉玉手一挥,那玫瑰花雨集剑气在身,形成一把由玫瑰花瓣组成的剑,刺向刘星。刘星运行真气,身后出现一只由真气幻化而成的青鸟与花瓣之剑纠缠在一起。天地万物仿佛都静止在这一刻。花瓣之剑幻化成一条彩蛇缠绕在青鸟身上,彩蛇越缠越紧,青鸟真气崩坏,刘星猛然吐出一口鲜血,跪倒在地。
“你还有何话说?”
刘星冷然一笑,吐出两个字:“血祭。”
寒玉一愣,只见所有青鸟族人全部十指如勾挖向自己的胸口,生生将各自的心脏挖出,捧于手心,供奉于寒玉面前。
寒玉大吃一惊:“你这是在做什么?”
“我说过,为了复活西王母,我将不惜任何代价。”刘星冷笑道,说着也将自己的心脏挖出供于寒玉面前。
突然万道金光闪现,那几百颗青鸟之心在金光的照射下,幻化成为一块七彩神石。
“女娲神石?”月玲珑。
再看寒玉,此时的她已与方才不同,只见她白衣若雪,法相庄严。
“阁主?”月玲珑唤道。
刘星望着寒玉笑道:“我终于成功了。”随后便阖上了眼睛,死去了。
寒玉将七彩石收起,悲悯的看着这些人,叹道:“都是我的罪孽。”说着只见她十指滴血。寒玉将鲜血撒向众青鸟族人。
“阁主!”月玲珑忙上前扶住她。
寒玉的脸色有些苍白,却还是挤出一丝笑容道:“青鸟是西王母用三滴血创造出来的,如今只有用我的血才能救他们。”
“可是……”月玲珑有些担心。
“我已经继承了西王母的特质,不会那么容易死的。”寒玉淡淡一笑。
“恭喜你通过了子虚幻境,成为七彩神石新的主人。”落樱的声音传来。周围的一切已恢复到女娲宫本来的面貌。
寒玉看了看四周,只有自己、月玲珑和落樱三个人。“青鸟族的人,他们怎么样了?”
    “你用自己的血洗刷了他们的罪孽,但是他们将永世为鸟。”落樱回答道。

“那……微梦和李逸风呢?”
“微梦决定随不若王子回蒙古。李逸风现在是轮回隧道的守护者。”
“那骄然现在哪里?”
“缘到自然来。你们若有缘,天涯海角终会相见。”

几个月后。
天香阁药仙宫。“嫣儿怎么样了?”寒玉坐在床边,看着熟睡的小女孩问道。
“小公主生命已无异样。”药仙子雪莲答道。
“那就好。”寒玉为孩子盖好被子便起身走出药仙宫。
两年前与骄然分别后,她生下女儿,取名嫣儿,嫣儿生来便生命体异常,为保其命寒玉和雪莲便用各种奇方异术将嫣儿封印在万年雪莲王中,直到寒玉寻得七彩神石。
寒玉站在桃花树下回想着过往的种种,却见一人踏水而来。



故事终

[ 本帖最后由 凝眸飘香 于 2011-1-12 15:26 编辑 ]

TOP

发新话题